DVS机床与自动化

轻松便捷的精准加工和时间管理

Albert Klopfer 公司工厂经理Norman Speckert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用UGrind能实现的热后精加工。

Albert Klopfer有限公司位于斯图加特附近的雷宁根,生产和销售最高性能的夹具。现在正值这个公司的第三代,它为世界各地的客户制造夹头和气缸、芯轴压机、车床夹具或顶针。所有产品,从锯刀到高精度夹具都是在这个公司自有的生产车间制造完成的。他们最近从DVS Universal Grinding有限公司购入一台UGrind用于海德堡附近穆道工厂的热后精加工。在DVS的采访中,工厂经理Norman Speckert热情洋溢地谈论了这台新机床和它能实现的热后精车。

 

Speckert,请问您是怎么知道DVS UGrind的呢?

Speckert: “ 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在寻找一台能优化我们工艺的机床。在奥格斯堡磨削技术展会DVS集团展位上,我们首次了解到DVS Universal Grinding公司的UGrind。最重要的是,硬车与磨削工艺的组合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让我们又重拾了对节省工艺时间的信心。此前我们并没有听说过小批量零件加工的硬车和磨削还能组合在一台机床上。我们的目标一直都是在一次装夹中实现节省时间和几项工艺优化。

我们非常喜欢这台机床的现代化设计。这个设计非常紧凑,冷却系统集成在机床内部而不是装配在外部其他位置。不仅如此,大理石床身和7吨的重量也是这台机床的重要亮点。我们很快被这点吸引,因为它保证了机床良好的刚性和稳定性。目前我们还在学习阶段,尤其是面临何时在车磨之间切换或者如何将工艺组合的问题的时候。现在应用最多的还是硬车。”

与以往相比你们目前达到的工艺时间是多少?

Speckert:“ 多达7道工序时,我们能节省30%的时间。如果只车不磨,我们最多能节省70%的时间。但不是所有产品都能达到这个效果。不过就像前面说的,我们还在不断努力。”

你们用UGrind能达到什么样的精度?

Speckert: “我们的客户订单中最高公差5 µm,平面度通常要求做到3 µm以内。我们都能轻松达到。让我惊喜的是车削也能达到5 µm的精度,而且是加工硬度HRC55的热处理后的零件的时候。

请问你们用UGrind加工什么零件?

Speckert: “我们磨削的齿轮主要是端面齿盘。它们主要用于机床旋转分度台的分度定位。”

机床换刀的频率怎么样?

Speckert: “目前我们零件的尺寸大约有100种。我们尝试尽量少换刀。UGrind机床所需的预设时间短很多。我们主要在生产小批量订单零件时发现,与过去相比,用UGrind加工完成更快。”

加工一个新工件重新编程需要多长时间?

Speckert:“ 经过一定的培训后,这台机床很容易编程。尤其是在图形界面中设置磨削非常方便。一个工件上我们通常要加工两个平面、四个直径和一个倒角。倒角可以用倒圆来执行。我们一般编辑类似内外圆柱或圆锥等简单的几何形状。这一步完成的非常快。通过UCee用户界面轻松编程,甚至遇到罕见形状时,我们也能在短时间内预设机床。”

你们通常应用的车刀是那种?

Speckert:“我们把CBN车刀用来做热后精加工,传统车刀用在软车上。一般的工艺步骤是预处理、渗氮,然后精车或精磨。过去,我们用一道非常耗费时间的预磨工艺来处理热前零件。有了UGrind后,我们现在就可以预车,这要快得多。不仅如此,我们在粗车中就已经能达到5-10µm的精度。这对于我们来说非常方便,为了降低变形量,我们用等离子渗氮技术来硬化零件。后续工艺中仅需少量磨削即可。

你们公司会打算再订购一台UGrind吗?

Speckert:“ 当然了。让我来总结一下:这台机床太厉害了。它能简化我们的工艺。我们能更加快速精准地生产制造,我们由此变得更具竞争力。排屑器清洁运行。我还想再提一下与服务部门的接触。他们随时响应,能快速通过电话或者视频提供帮助。这台机床还有几个优势:预车精度到5 µm以内能大大节省我们的时间。更另我们吃惊的是机床能如此好地保持高精度而且操作便捷。”